autres pays : Italie

Téléphone:01 42 21 37 37
Email:sav@37-express.com
France
Parrainage 邀请好友获得返利
Parrainage

邀请好友后,好友消费的同时,您也可以获得大量返利。消费越多,返利越多

出国这些年,我和飞机场的那些事儿...


文章转自学生汇基友
话包子Q话
公众号ID:huabaoziQtalks
感兴趣的盆友欢迎关注

 
准备开个新的系列:话包子Q讲故事。会采用或文字或音频的方式来讲故事。

这一篇是3年前写的我和飞机场之间发生的小故事。





故事一

地点:孟买

时间:2015年9月


在要离开印度返回法国的那趟飞行前,与我前任男友的姐夫(简称:前姐夫)联系上了。他在印度孟买外派已久,熟门熟路,当即表示要带我去吃一顿好的。嘴馋如我,当然点头如捣蒜。立刻告诉正在送我去机场的司机说我要去孟买市区吃饭。司机联系了工厂以后狠狠地拒绝了我:“为了您的安全考虑,除了工厂,酒店和飞机场,我是没有权把您送到另外的地址的。”


这时,前姐夫(好像有点歧义呢!)非常大度地表示可以来机场接我,然后再用他们公司的车进城去吃饭。如此机智,我还能不立刻答应吗?于是顺利到了机场,途中无话。


到了机场以后,没有看见前姐夫,天生多动症的我就走进了机场大厅拿了我的登机牌。正要转身再出去的时候,被保安拦下来了。“不好意思,所有进入机场大厅的乘客就不允许再出去了。” “what ?!!!!!”



这是在逗我吗?

这时,前姐夫终于出现了,我们两个人隔着玻璃门和保安大哥硕大(?矮小?)的身躯说话,为什么有一种被探监的错觉呢? 这时前姐夫痛悔地表示,他就是忘了给我补充这一句话了:印度机场大厅是一个只进不出的单行道!!!一定不可以随便走进机场大厅。这时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欲哭无泪。


我们俩分别跟保安人员好说歹说,死活也不通融。就是这么短短几分钟的差距,我就跟我的回锅肉和油泼面失之交臂了:啊555555555~~~~~~


垂头丧气的我只好默默向安检走去。一个关卡,两个关卡,三个关卡…….层层检查的同时,让我不禁感叹印度对飞机场的安全真的是很重视啊!!到了最后我的登机牌已经被n个不同的章快盖得面目全非了。
 
通过重重关卡的我们,终于登机啦!为什么有一种过关斩将的小激动呢?

只见这时我的同事一摸背包,发现他竟然毫无阻碍地带进来了一瓶300ml的矿泉水。



故事二

地点:      北京

时间:     前“飞常准”时代


这是北京转机的一次经历。飞机落地北京的时候,我突然被告知下一个行程的机票已经被卖出去了,“what ?!!!!!”


这是在逗我吗?(Again!)
 
航空公司表示可以立刻给我安排之后最快起飞的一班航班。我说,好的,那安排吧。工作人员:“恩,是这样的,帮您安排的那一班飞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起飞了。请您立刻前往另外一个航站楼办理乘机手续。” “what ?!!!!!”


这是在逗我吗?(Again and again!) 

虽然我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但是不想在此发作,因为我想走人!走人!

当机立断,托着我的箱子就开始在北京机场那硕大的T3里面开始了狂奔。
 
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下一段国内值机的柜台。看见一大堆人大排长龙,心里面焦虑无比。这时看见一大排空落落的柜台前面竟然只坐着一个人!由于当时是早上,此人睡眼惺忪,貌似刚刚来上班,还在非常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领带。眼看着时间这样匆匆溜走,心急如焚的我立刻冲到“急到柜台”,表示自己万分紧急需要立刻办理托运。本来急到柜台前面围满了一大堆叽叽喳喳的小学生,他们的老师听见我的请求,立刻命令小孩子们全部闪开!!让这个女生先办!!小孩子们毫不迟疑地迅速闪到两边,给我让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办好托运,过了安检,继续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终于来到了登机口。
 
这时登机口的屏幕显示,我要乘坐的飞机比预计起飞时间晚点一个小时。



故事三

时间:2006年3月

地点:成都


这是我第一次启程去法国。跟着一起留学的小伙伴们叽叽喳喳的很是开心。办好登机牌,开始往安检走。就这么短短十几米的距离,我就发现自己的登机牌不见了!左找右找就是遍寻不见,衣服,书包,都翻了一个底朝天,还是什么也没有。
 
我立刻跑回值机柜台,要求重新打印登机牌。年代久远,年事已高,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电光火石之间为什么就没有能够打印一张新的了。总之最后的结局是,工作人员急中生智用白纸给我手写了一张登机牌。拿着这张手写登机牌的我,一脸迷茫,“这个,这个真的可以登机吗?不会把我当疯子抓起来吧?”工作人员信心满满,放心吧,不会的!说着就拿起了对讲机开始跟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喊话:“注意啦注意啦,等会将会有一个人手持手写登机牌来登机!注意啦注意啦,等会将会有一个人手持手写登机牌来登机……”
 
当时的我,一脸赧然,拿着这张工作人员手写的登机牌,一路过关,就这样登上了第一次离开家乡,前往法国的飞机。

那个时候兴冲冲向往世界的少年,哪里知道,这一别,可就是十多年都没有再回头了。